|
|
|
|
|
|
|
|
|
 
   
10月23日 历史上的大事记 历史上诞生的人 历史上逝世的人
1918年10月23日 蔡元培等人发起组织成立和平期成会
1918年10月23日,熊希龄、蔡元培、张謇等人发起组织了“和平期成会”。同时将和平促进会取消。熊希龄向记者声明,和平期成会:一、不带政派臭味;二、以运动和平为范围,和平恢复后 ,会即撤废;三、绝对不为野心家所利用。
  10月28日,和平期成会在北京开筹备进行会,决定在各省设立和平期成会分会。30日又开谈话会,决议提出纲领:本会以抒民意,促成和平为宗旨;本会随时以文字或演说,宣达国民渴望和平之心理;随时以函电或派专员对各方当局为同等之劝告;凡中华民国男子年满25岁以上赞成本会宗旨,经本会会友介绍,得为本会会员;本会由各地会员分地筹设,在某地即名某地和平期成会;各会经费各由发起人分担,不得向一般人募集;本会至和局成立之日即解散。

1931年10月23日 左翼电影运动开始
1931年9月,中国左翼戏剧家联盟《最近行动纲领》正式通过,并在10月23日出版的《文学导报》第1卷第6、7期合刊号上公布。它标志着左翼电影运动的开始。
1932年5月,以夏衍为组长,由钱杏村、王尘无、司徒慧敏、石凌鹤等人参加的党的电影小组成立。1933年左翼电影创作达到高潮,相继摄制《狂流》、《铁板红泪录》、《女性的呐喊》、《上海二十四小时》、《三个摩登女性》、《民族生存》、《大路》、《新女性》等一批优秀影片。1934—1935年,国民党政府加紧对左翼电影运动的迫害。左翼电影作者另组建电通影片公司。两年中摄制了《同仇》、《女儿经》、《船家女》、《渔光曲》、《桃李劫》、《自由神》等20余部优秀影片。其中《渔光曲》在1935年莫斯科国际电影节获荣誉奖。1936年,随着国内外形势的变化,中国电影由左翼电影运动进入国防电影的新阶段。
《女性的呐喊》编导:沈西苓主演:王莹
《铁板红泪录》导演:洪深主演:王莹
《船家女》编导:沈西苓主演:徐来
《女儿经》编剧:夏衍等主演:胡蝶

1953年10月23日 第一届全国工商联代表大会召开 宣告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正式成立
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第一届会员代表大会1953年10月23日至11月12日在北京召开。出席会议的有国营企业、合作社、公私合营企业、手工业者、摊商和资方代表人的代表,以及特邀代表,共640人。陈叔通致开幕词,沙千里代表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筹备委员会作工作报告;李维汉就过渡时期总路线、国家资本主义和私营工商业者的思想改造等问题讲了话。大会通过决议:拥护国家在过渡时期的总路线和对私营工商业所采取的利用、限制和改造的政策;号召全国私营工商业者必须积极经营有利于国计民生的事业,接受人民政府的管理、国营经济的领导和工人群众的监督,以适应国家社会主义改造的要求。
  会议宣告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正式成立,并通过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章程,选出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第一届执行委员会。陈叔通为主任委员,李烛尘等13人为副主任委员,沙千里为秘书长。

1956年10月23日 匈牙利十月事件爆发 2000多人死亡
1956年苏共20大后,匈牙利各界猛烈抨击拉科西的错误。同年7月,格罗接替拉科西任党的第一书记,但局势依然不稳。
10月23日,布达佩斯近20万名大学生和群众举行示威游行,要求格罗辞职,纳吉上台。游行者推倒了市内的斯大林铸像,同保安部队发生武装冲突。24日,纳吉出任总理,匈牙利劳动农民党宣布戒严,并请苏联出兵干预。第二天,格罗被解职,卡达尔接任第一书记。纳吉呼吁停止流血冲突,恢复秩序,同时宣布解散保安部队,并就苏军撤兵问题同苏联达成协议。在匈牙利局势混乱之时,帝国主义派遣大批间谍进入匈牙利,国内反革命分子也乘机破坏,局势失去控制。10月30日,一些群众被煽动进攻布达佩斯市委大楼,市委书记和大楼保卫人员被杀害,各地发生了多起残杀共产党人和保安人员事件。同日,纳吉宣布结束一党执政。11月1日,宣布匈牙利退出华约组织,实行中立。4日,以卡达尔为首的匈牙利工农革命政府成立。同日,苏军再次开进布达佩斯,纳吉政府垮台。11月23日,纳吉被捕。1958年6月16日,以反革命罪被判处死刑,1989年7月,匈牙利最高法院宣布纳吉无罪,前判决无效。1956年匈牙利事件期间有2000多人死亡,几万人受伤,经济损失达200多亿。

1983年10月23日 贝鲁特发生大爆炸 美法驻军伤亡严重
1983年10月23日清晨,贝鲁特发生两起爆炸事件,炸毁多国部队中的美法两国军队占用的大楼,炸死至少100名美国海军陆战队员和法国士兵。
  清晨6点,一辆满载炸药的卡车冲过路障,撞在美国官兵熟睡的大楼上。美军在贝鲁特机场的司令部的一所4层楼房被炸毁。从瓦砾中已找出76名美海军陆战队员的尸体。另外还有115人受伤,几十人下落不明。爆炸后所造成的弹坑有大约10米深。
  法军司令部的9层大楼也遭到爆炸,20名法国士兵被炸死,3名士兵受伤,另有大约85人仍被埋在被炸毁的大楼瓦砾中。救援人员的救援行动,因有人向陆战队营区放冷枪,而受到妨碍。
  10月23日,黎巴嫩国际机场美国海军陆战队总部被炸事件在美国引起了极大的震动。事件发生后,里根总统提前结束周末假期,赶回白宫。里根整天主持国家安全委员会会议,听取有关这一事件的汇报并研究对策。国务卿舒尔茨已决定推迟原定对萨尔瓦多和巴西的访问。国防部长温伯格在电视中说,美国海军陆战队“不能轻易离开”黎巴嫩,因为这个地区对美国和整个西方是“极端重要的”。由于在黎巴嫩的海军陆战队已损失了10%,替补人员已奉命开赴贝鲁特。
  10月23日,贝鲁特大爆炸事件震动整个了法国。法国总统密特朗在爆炸事件发生的当天晚上同美国总统里根通了电话,并在深夜离开巴黎前往贝鲁特。密特朗总统抵达贝鲁特之后立刻到法军司令部,会见了已先抵贝鲁特的法国国防部长埃尔尼和三军参谋长拉卡兹,密特朗到发生爆炸事件的现场视察,并同黎巴嫩总统杰马耶勒举行了会谈。
  黎巴嫩总统杰马耶勒10月23日下午召开内阁特别会议,研究由此造成的局势。杰马耶勒谴责这种“丑恶的罪行”,强调“不管有多大的障碍和需要付出多么昂贵的代价”,黎巴嫩决心继续全国和解对话的进程。瓦赞总理说:“每当我们朝着拯救国家前进一步的时候,邪恶的浪潮就把我们往后推。”阿萨德议长谴责爆炸事件是“最野蛮和最胆怯的行为”。
  中东地区对贝鲁特爆炸事件反应不一,一些国家和组织谴责这一事件。有的要求多国部队撤出黎巴嫩。
  自从贝鲁特大爆炸惨案以来,美国领导人一再扬言,一旦查出爆炸的制造者,美国将采取报复性的措施。同时,据美国报纸披露,美国正在考虑对黎巴嫩的亲伊朗势力控制的火箭发射场采取“预防性的军事行动”。据说美国担心这些新运进的火箭武器可能被用来进攻美国驻贝鲁特的海军陆战队。美国正在向地中海黎巴嫩沿岸频繁调遣舰只,“肯尼迪”号和“独立”号航空母舰正在驶往黎巴嫩近海,在未来几天内,美国在那里的舰只将从现在的12艘增加到30艘,其中航空母舰从现在的1艘增加到3艘,飞机增至300架。11月6日晚,当记者问美国国防部长温伯格,美国是否会在黎巴嫩采取军事行动时,他既不否定也不肯定,只说军舰的调动是“例行的轮换”。
  11月17日,法国“超级军旗”飞机轰炸了黎巴嫩贝卡谷地。自发生大爆炸后,法国总统密特朗立即要求国防部研究可能对肇事者进行报复。几天之后,法国情报机构已经掌握了参加或制定爆炸事件的6名伊朗行动者的姓名。于是,密特朗多次强调,法国将对肇事者进行“惩罚”。这次对贝卡谷地的轰炸是法国最高一级领导人决定的。当有消息说,在贝鲁特的多国部队中法国部队将遭到正在准备的新的袭击时,法国马上出动飞机行动。“超级军旗”飞机所选择的军事目标是由巴黎政治负责人确定的。执行这次空袭任务的是在“克莱蒙梭”号航空母舰上的法国海军准将克洛茨。当时,国防部长埃尔尼在三军参谋长拉卡兹将军的陪同下在三军作战中心一直密切注视着“超级军旗”的进展情况。轰炸之后,法国侦察飞机在遭受法军袭击的地方进行了飞行和拍照,以示报复的“成功”。

1992年10月23日 法国输血丑闻案审判结束
输血,现代医学的重要手段。可是谁会想到,在80年代的法兰西,输血竟成了传播艾滋病毒的渠道。这一丑闻轰动整个法国。
受害者的控诉
1987年12月,一条骇人听闻的消息使整个法国为之震惊:依靠输血维持生命的血友病人,接二连三地染上艾滋病死去了。
受害的血友病人纷纷向法院投诉,然而几年过去了,除了一笔小小赔款,他们的投诉如石沉大海。直至1991年4月,又一条新闻震动了法国:全国输血中心在1985年5月一次会议上居然决定允许已受艾滋病毒污染的血液制品在市场出售,社会舆论哗然,谴责之声此伏彼起。在舆论的压力下,政府卫生部才开始对输血传染艾滋病事件组织调查。
事实告诉人们,由于输血所用的血液受艾滋病毒的污染,在全法国2500名血友病人中,1700多人染上了艾滋病毒,其中250多人已因艾滋病丧生;因外科手术接受输血而染上艾滋病毒的人数高达8000多人;由于卫生部门对供血者不作严格的血液化验、对血制品不作消毒处理,从1981年至1989年,全法国有46万人染上各类肝炎。
据报道,从1983年起,法全国输血中心就得知输血是艾滋病传染的主要途径之一,却没有把这种危险告诉血友病人;美国在 1984年开始使用对艾滋病毒进行消毒处理的血浆,而法国为了省钱和保护本国研究机构的利益,既不进口经过消毒处理的血浆,也未采取必要措施;1985年7月,在法国掌握了消灭血浆中的艾滋病毒的技术之后,居然内部通知继续向市场投放库存的污染血浆。
犯人的血液
人们知道,同性恋者、吸毒者、卖淫者和遭监禁的囚犯是艾滋病的高发人群。使成千上万法国人染上艾滋病毒的污染血液竟然来自监狱里的犯人。这一事实的披露进一步揭开了“输血感染案”的真相。
1992年10月初公布的一份长达800页的官方调查报告证实,从 1980年至1991年的11年中,法国输血当局无数次地到狱中无偿抽取犯人血液,供输血之用。仅1985年一年,被抽血的犯人就达14375人。后来的艾滋病检查表明,在法国每1万名犯人中有441名艾滋病毒携带者,而在普通的献血人群中,每1万人中只有6.4名艾滋病毒携带者。令人吃惊的是,在这个以“人权卫士”自居的国度里,明知犯人血液严重受到艾滋病毒污染,却迟迟不停止从犯人身上抽血,在少数地区甚至到1991年仍在做着这种毫无人权可言的勾当。
更为令人吃惊的是,这种血制品,竟获得政府批准出口外国,危害异邦。1985年11月,法国梅里厄研究所获准向伊拉克、希腊等11国出口了未经消灭艾滋病毒处理的血制品。至今,这些国家还搞不清究竟有多少百姓因使用了法国的血制品而染上艾滋病毒。
谁是罪人?
无可辩驳的事实,激起了法国舆论的强烈不满,要求追究罪责、惩办首恶的呼声四起。去年10月,司法部门终于对法国输血中心前主任米歇尔·加雷塔、法国立卫生实验室前主任罗伯特·内特尔、法卫生总局前局长雅克·鲁克斯和输血中心前主任医师让 ·皮埃尔·阿兰等四人提出起诉,指控他们供职期间蓄意将受艾滋病毒污染的血液制品投放市尝并对受害者采取弃之不管的态度。
此后不久,法国政府又作出决定由政府和保险公司一起出钱 100—120亿法郎,对输血的受害者给予赔偿,以平息民怨。这又怎能缓解遭受艾滋病折磨的受害者的痛苦呢?
1992年10月23日,巴黎轻刑法庭以“隐瞒出售物品质量”罪,轻描淡写地对这桩已经造成数百人死亡、使上万人染上绝症的大案作了判决:加雷塔被判刑4年、罚款50万法郎,其他3人被判2至4年的徒刑。
然而,人虽判,案未了。社会舆论以及受害者对这种大事化小的判决极其不满。受害者投诉重罪法庭,以“投毒”罪控告被判人员和他们的上司,指出法庭的判决同案子的规模极不协调。同时,被判的人也不服判决,他们不甘心做“替罪羊”,表示要提出上诉。在从美国返回巴黎接受判决的旅途上,加雷塔向新闻界表示,他不是造成输血感染的负责人,真正的负责人“应当是国家”。

1993年10月23日 杨浦大桥建成通车
世界上跨度最大的斜拉桥(截至1993年底)杨浦大桥投资133亿圆人民币,工程自1991年4月29日开始打桩,经过30个月拼博,提前100天完成建桥任务,于1993年10月23日上午10时顺利建成通车。杨浦大桥是目前苏州河以北地区唯一的越江工程,是继南浦大桥以后市区又一座跨越黄浦江的大型桥梁。杨浦大桥建成后,东与浦东新区的罗山路立交桥相接,西与浦西内环线高架道路相贯通,与南浦大桥一起构成内环线上的两个过江枢纽,对缓解目前黄浦江越江交通紧张状况和促进浦东地区的开发,开放具有重要意义。杨浦大桥的建成完工,在上海建桥史上创造了新的奇迹。整个杨浦大桥的施工质量和施工速度创造了一流的水平,这在世界造桥史上是很少见的。它的建成完工引起国内外同行的注目,受到国际桥梁专家的高度赞扬。

1995年10月23日 英移植世界首例电动心脏
1995年10月23日,一位64岁的英国退休电影制片人古德曼日成为世界上第一位接受永久性电动人造心脏的人。
这次手术是英国牛津约翰·拉德克里夫医院史蒂夫·韦斯塔比医生主持实施的。植入的永久性电动人造心脏的设计者是美国得克萨斯心脏研究所,制造者是美国热动力心脏系统公司。这颗价值8万英镑的电动人造心脏大小如同拳头,通过从胸部引出的导线与体外的电池组相连。因此古德曼未来必须不断地更换电池组。古德曼23日接受手术后情况良好。

1991年10月23日 《柬埔寨和平协定》签署
1991年10月23日,全面政治解决柬埔寨问题的协定在巴黎签署。参加柬埔寨问题巴黎国际会议的18个国家的外长,柬埔寨4方代表在和平协定上签了字。它标志着延续了13年的柬埔寨战乱从此结束。
  《柬埔寨和平协定》包括4个文件,即:《柬埔寨冲突全面政治解决协定》、《关于柬埔寨主权、独立、领土完整及其不可侵犯、中立和国家统一的协定》、《柬埔寨恢复与重建宣言》和《最后文件》。这些文件各有英、中、法、俄、柬5种文本。
  4个文件中最重要的是《柬埔寨冲突全面政治解决协定》。该协定规定,从它生效之日起至举行自由公正大选为过渡时期,在此期间全国最高委员会是柬埔寨唯一合法的机构和权力来源,在整个过渡时期体现柬埔寨的国家主权、独立和统一;柬埔寨全国最高委员会对外代表柬埔寨,占据柬埔寨在联合国及其专门机构和其他国际机构和国际会议的席位。
  根据协定,联合国在过渡时期有很大的权力。联合国权力机构控制柬埔寨的外交、国防、财政、公安和宣传等部门。
  协定规定最后裁决权属于全国最高委员会主席西哈努克,如果他提的建议符合和平协定的精神,那么联合国权力机构就应听从。
  协定要求任何仍在柬埔寨的外国武装力量、顾问、军事人员及其武器装备应立即撤出柬埔寨,并且不得重返。联合国权力机构将对此进行核查。外界应立即停止对柬埔寨所有各派提供军事援助。柬各方应向联合国提供有关部队人数和装备情况的报告。协定宣告,自本协定生效之日起,停火即告生效。
  协定指出,在柬埔寨境外的柬埔寨难民和流离失所者有权返回柬埔寨,享受安全的有保障的生活,应设法保证他们免受任何形式的恐吓或胁迫。
  协定规定,柬埔寨人民有权通过自由公正大选产生的制宪会议决定自己的政治前途。
  根据《关于柬埔寨主权、独立、领土完整及其不可侵犯、中立和国家统一的协定》,柬埔寨要维护和捍卫其主权、独立、领土完整及其不可侵犯、中立和国家统一,并把永久中立写入宪法。该协定规定柬埔寨不得与其他国家缔结任何军事联盟或签订其他军事协定,必须终止与此不相符的条约和协定,不利用本国领土或其他国家领土侵害其他国家,不允许以任何方式向柬埔寨引入或在柬埔寨驻扎外国武装力量。协定呼吁所有国家全面承认柬埔寨的主权和独立。
  《柬埔寨恢复与重建宣言》指出,柬埔寨的重建和规划主要由柬埔寨人民和在大选后产生的政府负责。任何外界不得企图向柬埔寨强加某种发展战略或阻止潜在捐助者为柬埔寨重建作出贡献。宣言强调联合国系统将在柬埔寨恢复与重建中发挥重要作用。
  《最后文件》则简要地记述了柬埔寨巴黎国际会议的全过程及其成果。

1998年10月23日 巴以签署临时和平协议
1998年10月23日,经过9天马拉松式的艰难谈判,一项巴以临时和平协议终于在白宫签署。巴解主席阿拉法特、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和美国总统克林顿在协议上签字。
签字前,巴以美三方领导人分别发表了讲话,对这项协议给予积极评价。克林顿指出,这是一项“重建信任并重新点燃希望的协议”。阿拉法特认为,这项协议是“伟大的、积极的”。内塔尼亚胡说,“今天是以色列和我们整个地区都更安全的日子”。
这项“土地换和平”的协议是在美国总统克林顿的多次参与下达成的。据报道,协议主要内容包括:
———巴勒斯坦制定一个安全计划时间表,并在美国中央情报局的监督下,逮捕恐怖分子,收缴非法武器。以色列不再要求引渡这些恐怖分子。
———以色列在12周内撤出约旦河西岸13.1%的土地,并将目前巴以共管的14.2%的土地交还巴方。
———巴勒斯坦删除其宪章中的反以条款。
———以色列释放关押的3000多名巴勒斯坦人中的750人。
———允许巴勒斯坦在加沙和西岸地区修建机场和建立工业园区。
———为来往于加沙和西岸的巴勒斯坦人开放两条安全通道。
———以色列承诺进行第三阶段撤军谈判。
此间舆论认为,这次谈判成果来之不易。会期原来预计4天,但由于巴以双方分歧较大,特别是19日发生在以色列的手榴弹爆炸事件,为和谈蒙上了阴影,会期一延再延,并不时传出会谈可能破裂的消息。
约旦国王侯赛因也应邀出席签字仪式。他受美国邀请,两次加入谈判,为巴以会谈取得成功发挥了独特的作用。

1999年10月23日 中日青少年交流框架合作计划启动
1998年11月,国家主席江泽民访问日本期间,中日两国政府签署了《关于进一步发展青少年交流的框架合作计划》。根据该项合作计划由日本政府派遣的第一批百名日本青年访华团已于1999年10月23日抵京,开始对中国进行友好访问。江泽民主席和日本首相小渊惠三分别专门为此发了书面祝辞。
  江泽民主席和小渊惠三首相书面祝辞的全文如下:
  新世纪的中日友好事业寄希望于两国青年
  ———致参加中日两国青年交流活动的朋友们
  去年,我访问日本期间,中日两国政府签署了《关于进一步发展青少年交流的框架合作计划》。在此秋高气爽的美好时节,第一批日本百名青年来我国进行交流访问,我对日本青年的来访表示热烈的欢迎。
  青年是国家的前途和未来的希望,肩负着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的历史重任。新世纪的中日友好事业寄希望于两国的年轻一代。我衷心希望两国的青年朋友们能顺应历史潮流,百倍珍惜来之不易的中日睦邻友好关系,以史为鉴,面向未来,加强交流,相互学习,加深了解,增进友谊,发展合作,为中日两国建立致力于和平与发展的友好合作伙伴关系,为实现两国人民世世代代友好的崇高目标,为促进亚洲和世界的和平、繁荣与进步而共同努力。
  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 江泽民
  1999年10月23日
  肩负起建立更为稳定发展的日中关系的责任
  继去年江泽民国家主席访问我国之后,今年7月我访问了贵国,再一次确认了日中两国将面向21世纪、为了亚太地区以及世界的和平与繁荣共同行动这个“致力于和平与发展的友好合作伙伴关系”。毋庸讳言,国家与国家之间的这种关系是只有依靠每一位国民、特别是青年一代的支持才能联结得更加密切的。
  为了具体体现上述想法,去年江泽民主席访日之际,日中双方决定从今年起到2003年的5年内,努力实现1.5万人规模的青少年相互访问和交流计划。这次日本青少年交流代表团的访华正是作为这个交流计划的一环从今年开始实施的。
  我们的前辈们经过不懈努力,建立起了今天这样发展的日中关系。我想,你们年轻人则肩负着在下一世纪建立更为稳定、发展的日中关系的责任。我深切地希望,你们能充分发挥出年轻的力量,建立一个为了世界的和平与发展共同行动的日中关系。
  我希望,在贵国秋高气爽的天空下,日中两国的青少年相互加深交流,使这次访华成为一次愉快而富有成果的访问。
  日本国内阁总理大臣 小渊惠三
  1999年10月24日

2002年10月23日 长征火箭商业发射再签新约
2002年10月23日,中国长城工业总公司与香港亚太通信卫星有限公司在北京签订了用长征三号乙运载火箭发射亚太六号卫星的发射服务合同。根据合同规定,该星将于2004年底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发射。
  亚太六号卫星是由法国阿尔卡特公司建造的一颗地球同步轨道通信卫星,用于接替亚太1A卫星。这颗卫星首次全部采用欧洲部件制造,拥有50个转发器,其中C波段38个、KU波段12个,卫星寿命13年,覆盖范围包括中国、东南亚、澳洲以及夏威夷等,将成为重要的卫星广播电视平台。
  长征三号乙运载火箭是目前中国同步转移轨道运载能力最大的商用运载火箭,由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所属的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等单位研制,自1997年8月以来,已连续4次发射成功。中国进入国际商业发射市场十多年来,进行了22次商业卫星发射,成功发射了27颗外国卫星,还提供了5次搭载服务。长征系列火箭已经具备地球同步转移轨道5.1吨、低地球轨道9.2吨的运载能力,能够满足当前国际市场上不同用途、不同重量、不同轨道要求的卫星发射任务需要。

1924年10月23日 冯玉祥发动北京政变
1924年10月23日,冯玉祥发动“北京政变”,推翻曹锟政府。
  冯玉祥是直军重要将领,在第一次直军重要战斗中,曾立下汗马功劳。战后受吴佩孚排挤,冯玉祥对曹、吴不满,同时受孙中山代表徐谦影响,密约反戈倒直。9月15日,奉军趁江浙战争相持之机,集结主力,分别向热河和山海关方面出动。9月18日,第二次直奉战争正式爆发。冯玉祥乘吴佩孚在长城山海关一线与奉军激战之时,率部从古北口、密云前线秘密回师北京, 在北京警备副司令孙岳配合下,于23日晨占领北京城,囚禁了曹锟,发动北京政变。23日, 冯玉祥、胡景翼、孙岳联名通电主和,同时要求曹锟下令停战,免去吴佩孚所兼各职。吴佩孚主力在前线瓦解,逃往长江一带。
  10月25日,冯玉祥秘密回师北京,包围总统府,囚禁曹锟,驱逐溥仪出宫,举行反直武装政变,直系军阀曹锟、吴佩孚倒台。冯玉祥在北京召开政治军事会议,决定请皖系军阀段琪瑞担任“中华民国临时政策”执政,电请孙中山入京共商国事。孙中山接受邀请,于11月10日发表《北上宣言》,宣布对内要打倒军阀,对外要推倒军阀赖以生存的帝国主义,废除不平等条约。宣言表示接受中共在《第二次对时局主张》中提出的召集国民会议的主张。